• <tr id='s4xc0'><strong id='s4xc0'></strong><small id='s4xc0'></small><button id='s4xc0'></button><li id='s4xc0'><noscript id='s4xc0'><big id='s4xc0'></big><dt id='s4xc0'></dt></noscript></li></tr><ol id='s4xc0'><table id='s4xc0'><blockquote id='s4xc0'><tbody id='s4xc0'></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s4xc0'></u><kbd id='s4xc0'><kbd id='s4xc0'></kbd></kbd>

    <span id='s4xc0'></span>

  • <dl id='s4xc0'></dl>
    <fieldset id='s4xc0'></fieldset>

            <code id='s4xc0'><strong id='s4xc0'></strong></code>
            <i id='s4xc0'></i>

            <acronym id='s4xc0'><em id='s4xc0'></em><td id='s4xc0'><div id='s4xc0'></div></td></acronym><address id='s4xc0'><big id='s4xc0'><big id='s4xc0'></big><legend id='s4xc0'></legend></big></address>
            <ins id='s4xc0'></ins>

            <i id='s4xc0'><div id='s4xc0'><ins id='s4xc0'></ins></div></i>

          1. “願所有披星戴月之人,都有千萬星辰守護”

            • 时间:
            • 浏览:13

              新華社蘭州4月4日電(記者李傑 朱藝琳)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張衛星經營的手工皮具店暫時歇業,可他卻沒有閑下來。每天下午四點,張衛星身著一襲皮衣,穿戴護膝和警示馬甲,戴上口罩和頭盔,騎上摩托車,趕往蘭州市肺科醫院。

              “四點半,肺科醫院的醫生就該換班瞭。”原來,從大年三十開始,50歲的張衛星便騎著摩托車來到甘肅省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的定點救治醫院蘭州市肺科醫院、蘭州大學第一醫院做起“艄公”,義務“擺渡”醫護人員。七十多天義務接送,張衛星將醫護人員上下班時間瞭解得清清楚楚。

              “我從電視上看到醫護人員奮不顧身沖在抗疫一線,就想著能不能為他們做點事。”張衛星說,“疫情發生後,馬路上都沒什麼人瞭,公交車停瞭,出租車也少,醫護人員肯定回傢難,我就騎著摩托車開始接送。”

              剛開始接送時,張衛星基本早上十點鐘出門,晚上十一二點才回傢。起初,傢裡人並不知情。但平均兩天就騎行400多公裡,兩天就得加一箱油,傢人很快就知道怎麼回事瞭。妻子和父親從反對到理解,後來也支持起他的工作。

              最忙的時候,張衛星一天要接送20多人。一月底的一天晚上,張衛星送一名護士回傢,不一會兒這位護士便在車上睡著瞭,原來這位護士加瞭三天班。“他們看著讓人心疼,這些人是真正的英雄。”張衛星說。

              “謝謝張哥!”“張哥,天冷瞭多穿點衣服。”“一定自己要做好防護……”接送的醫護人員也不斷叮囑張衛星。這些話都溫暖著他。

              如今,蘭州已基本恢復正常,張衛星的小店也慢慢有瞭客人。雖然醫護人員們回傢不再困難,但張衛星仍然會按時出門,直到深夜才結束護送回傢。他說,這是他的一點心意。

              “願所有披星戴月之人,都有千萬星辰守護。”熟悉他的人說,張衛星就是白衣天使的“衛星”。